首页 >数码

治国用人典故

2019-11-07 17:35:23 | 来源: 数码

11

29

3

敌人已然疯狂,

复兴还会远吗?

29

星期三

黄帝历4715年

孔子纪年2594年

西历2017年

汉民族复兴一种信仰,不是看见了才相信,而是相信了就会看见。

一日1签

齐宣王好谀

齐宣王喜爱射箭,喜欢人家夸耀他能够使用强弓,其实他用的弓只要三百多斤的力气就可以拉开。他在大臣眼前显示弓,大臣们都拉着弓试一试,都只拉到一半,便说:“拉开它最少要一千多斤的力气,不是大王,谁能拉得开?”宣王非常高兴。但是,宣王用的不过是三百多斤的弓,但是他一生都以为自己拉开了一千多斤的弓。三百多斤是实,一千多斤是名,宣王喜欢的是名而失了实。

原文:

宣王好射,说人之谓己能用强也,其实所用不过3石。以示左右,左右皆引试之,中关而止,皆曰:“不下9石。非大王孰能用是!”宣王说之。然则宣王用不过3石,而终生自以为九石。3石,实也;九石,名也。宣王说其名而丧其实。

治国用人典故

齐桓公登门访士

齐桓公召见小臣稷,一天去了三次没被允许见面。跟随的人说:“有万量马车的国君,召见平民百姓,一天去三次都没被允许见面,也该停止了。”齐桓公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读书人轻视有权有钱的人,所以一定轻视他的国君;他的国君(如果)轻视其他国君,也轻视他的城民。即使稷轻视有权有钱的人,我又怎样敢轻视其他国君呢?”去了五次之后,终究允许见面。天下人知道后,都说:“桓公尚且放下架子对待平民百姓,何况我们这些国君呢?”因而一同前往朝拜齐桓公,没有不前往的。

原文:

齐桓公见小臣稷,一日3至不得见也。从者曰:“万乘之主,见布衣之士,一日3至而不得见,亦可以止矣。”桓公曰:“不然。士之傲爵禄者,固轻其主;其主傲霸王者,亦轻其士。纵夫子傲爵禄,吾庸敢傲霸王乎?”五往而后得见。天下闻之,皆曰:“桓公犹下布衣之士,而况国君乎?”于是相率而朝,靡有不至。

治国用人典故

汉武帝下诏求贤

汉武帝下诏书说:“大概有异乎寻常的事业,一定要依靠不同一般的人才能完成。因此,有的千里马飞速奔驰而却能日行千里,有些有本事的人背着世俗讥议的包袱,却能建立功名。难于驾驭的马,放纵不羁的人材,只不过在于人们如何驾驭、如何使用他们罢了。命令州郡长官考察并向上推荐当地官民中具有超等杰出的才能、可以作为将相以及能出使极远国家的人。”

原文:

诏曰:“盖有非常之功,必待非常之人。故马或奔踶(dì)而致千里,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。夫泛驾之马,跅(tuò)弛之士,亦在御之而已。其令州郡:察吏民有茂才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。”

治国用人典故

唐太宗论举贤

唐太宗让封德彝推荐有才能的人,他过了好久也没有推荐一个人。太宗责问他,他回答说:“不是我不尽心去做,只是当今没有杰出的人材啊!”太宗说:“用人跟用器物一样,每一种东西都要选用它的长处。古来能使国家到达大治的帝王,难道是向别的朝代去借人材来用的吗?我们只是担心自己不能识人,怎样可以冤枉现今一世的人呢?”

原文:

上令封德彝举贤,久无所举。上诘之,对曰:“非不尽心,但于今未有奇才耳!”上曰:“君子用人如器,各取所长。古之致治者,岂借才于异代乎?正患己不能知,安可诬一世之人!”

宋仁宗重用王安石

皇帝(宋仁宗)想启用王安石,唐介说:“安石难以担当大任。”皇帝说:“(他)文学方面不可信任吗?经术方面不可信任吗?吏事方面不可信任吗?”唐介答:“安石好学但是思想古板,之前讨论的时候,他的思想行动不切实际事理,如果他做了官,(他的)政策肯定常常变更。”皇帝却不这样认为,终究(还是)任命王安石为参知政事,对(王安石)说:“别人都不了解你,认为只知道儒家经术,不清楚世务,”王安石答道:“儒家经术正是用来计划处理世务。”皇帝说:“你认为现在应该先实行甚么政策?”王安石说:“要改变现在的风气、礼节、习惯,公布新的法令,(这)正是现在所急需要做的事。”皇帝深信并采取了(他的意见)。

原文:

帝欲用安石,唐介言安石难大任。帝曰:“文学不可任耶?经术不可任耶?吏事不可任耶?”介对曰:“安石好学而泥古,故议论迂阔,若使为政,必多所变更。”帝不以为然,竟以安石参知政事,谓之曰:“人皆不能知卿,以卿但知经术,不晓世务。”安石对曰:“经术正所以经世务。”帝曰:“然则卿设施以何为先?”安石对曰:“变风俗,立法度,正方今之所急也。”帝深纳之。

治国必先富民

大凡治国的道理,一定要先使人民富裕,人民富裕就容易治理,人民贫困就难以治理。凭甚么这样说?人民富裕就安于乡居而爱惜家园,安乡爱家就恭敬君上而畏惧刑罪,敬上畏罪就容易治理了。人民贫困就不安于乡居而轻视家园,不安于乡居而轻家就勇于对抗君上而违犯禁令,抗上违禁就难以治理了。所以,治理得好的国家往往是富的,乱国必定是穷的。因此,善于主持国家的君主,一定要先使人民富裕起来,然后再加以治理。

原文:

凡治国之道,必先富民。民富则易治也,民贫则难治也。奚以知其然也?民富则安乡重家,安乡重家则敬上畏罪,敬上畏罪则易治也。民贫则危乡轻家,危乡轻家则敢凌上犯禁,凌上犯禁则难治也。故治国常富,而乱国常贫。是以善为国者,必先富民,然后治之。

关注每天说史,一起顽耍

枸橼酸西地那非原料

西地那非同类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怎么样

猜你喜欢